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Merlin/AM]Neighbour Ⅱ

Part B


体育这个词,除了关注下每隔四年举行的奥运会,似乎就和Merlin再也没什么关系了。而足球这种十几个人追一个球跑的运动,也让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相当多的人为之疯狂。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坐在现场看球赛。
希望不会因为他完全看不懂而成为最后一次。

二十校联赛一直是大学生们最为关注的球赛之一,每隔一年举办一次,受欢迎程度连Merlin都有所耳闻。这样的比赛越是到了后几场越是一票难求,更别说是总决赛了。
想起某人前几天把手上这张票塞给自己的说辞,他了然地笑了笑。

不得不提,Arthur“多出”的这张票位置可真不错,在看台略高的中心处,可以清楚地俯视整个赛场。
这反倒让Merlin觉得这张票给他是一种可耻的浪费。

球赛还未开始,看台上早已座无虚席。邻座的两个女生瞧着也像是Camelot的学生,毕竟她们的脸上涂着油彩如此显眼,而图案就是那只印在球队队服上的龙。

Merlin绝对不是故意要听她们的谈话的,但为了盖过场内的嘈杂,她们提高音量的说话声还是毫无阻碍地进入了他的耳朵。

“他们说Arthur和Evelyn已经分手了?”
“早就分手了,一个月前的事。哈,我就说那个女人撑不了多久吧!”
“一个月前?”红色长发的女生大声质疑她的同伴,“可是Arthur到现在还没有新女友,你是说,他超过了一个月单身?真是不敢相信!”
褐色短发的女孩嚼着口香糖露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听说这其中可是有原因的……”
“是什么?”
“你凑过来点。”
之后她们刻意压低了声音,Merlin只能隐约听到“不久”“真爱”“难以置信”几个零散的单词。
当然,这也不是故意的。

他从未去刻意了解过Arthur的私生活,对他女友的认识,也只有从曾经自己那些该死的不得安眠的夜晚里得知。想来这似乎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定发生了什么。
这让他突然对自己的这个浑身闪着金光的邻居充满了好奇。

“天,到底是谁这么好命?!”
她们又恢复了音量。
“估计是哪个大美女吧,我记得前段时间那个美国交流生好像和他走得挺近。反正是谁也不会是你啦……诶出来了出来了!”

Merlin的注意力又转回赛场,他看到身着Camelot队服的球员们正从赛场右侧走出,为首那人的金发向他昭示着身份。

Merlin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扬了起来,他看到Arthur冲他眨了眨眼。
“他在看我吗!上帝!Arthur在看我?!”
邻座的女生尖声惊叫,Merlin有些担心她会随时晕过去。

球赛开始,裁判的哨声响彻云霄,看台上爆发出一阵尖叫。球员们开始跑动起来,红蓝两队的队服在不停地交错变换着。
Merlin看不懂其中的套路,毕竟他只知道把球踢进对方球门就能得分这一条规则。
好在邻座的姑娘们在这一点上帮了他不少忙,只要听她们惊叫唏嘘的语气是好是坏,就可以判断出赛场上的状况了。而她们显然对Camelot甚至对方的球员如数家珍,这一点也让Merlin着实佩服。

不像他,在整个硕大的绿色草场上,他只认得那一个人。
不得不说,也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球场上的Arthur宛如一个帝王,他镇定地指挥队友,出击时毫不犹豫。
阻截,运球,射门,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如果这是战场,那么他也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Merlin的目光追随着那人移动,为他的进球欢呼,又为他因对方球员犯规将其推倒而担忧。
此时此刻,Arthur牵动着他的所有情绪。

一种前所未有的振奋感笼罩着Merlin,他似乎能够理解为何球赛能令那么多人热血沸腾了。

在最后一球宣布了Camelot的最终胜利后,Merlin随着周身的球迷们一同站起身为他们大声欢呼,心跳在加速,他快要不认识他自己了。
在一片“Camelot万岁”的欢呼声中,Arthur向他所在的方向奔来,冲着他竖起拇指,脸上的笑容以及那一头夺目的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Merlin觉得他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画面。

散场后他收到了来自Arthur的电话。
“Merlin,你在哪?”
那里听起来有些吵,Arthur不得不提高他说话的音量。

Merlin将手机举在耳边,向四周张望了一阵,“体育馆北门,我猜。”

“你别动,我去找你。晚上我们有庆功宴。”

Merlin听到了对面传来的隐约起哄声,他咬了咬下唇,“对不起,Arthur,我恐怕去不了。”

“什么?!”

“我明天有考试。事实上,正因为我明天有考试我才有今天的假期。”

“可……你要错过我们的庆功宴?”

“我想是的。”Merlin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脑海中甚至可以想象出对方失望的表情。

Arthur没有立刻接话,这使他有些不安。

“Arthur,我很抱歉。”
他再次开口,试图弥补什么。

“好吧,没关系。祝你考试顺利。”
电话被那边挂断。

喂,这语气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没关系。
Merlin盯着手机皱起了眉头,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Arthur那么希望他去那个庆功宴。
不到半分钟,他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依旧是Arthur。
Merlin疑惑地按下接听键,对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急切,
“Merlin,你先别走!至少,你得见见我的骑士们。”

“嘿,就是他吗?”

“Gwaine,小声点。”

“看上去不错啊,不过他可真瘦,我打赌他一定不会踢球……”

“闭嘴,Gwaine!”

Arthur用绝对不算小的音量喝住了走在他身旁一直喋喋不休的黑发青年,此时他们几乎已经到了Merlin的面前。
他微笑着冲他们打招呼,想必他们就是Arthur口里的“骑士”了。

Arthur看了Merlin一眼,侧过身清了清嗓子向他的球员们介绍道,“这位是Merlin,他……”

“哦我记得你!上次在Arthur紧身衣趴上冲进来吼他的那个人!”一个金发的青年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像个耶稣,不过说出的话可一点也不耶稣。

“整个Camelot可没几个人敢这样做,你太酷了,哥们!”

“什么?就是他吗?!队长你可真M!”

“哇到底发生了什么?”

场面显然有些失控,Merlin十分尴尬。

“咳咳。”Arthur重重咳嗽了两声,他们立刻闭上了嘴规规矩矩地站好。
他转过身朝向Merlin,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他的介绍。

“Merlin,这位是Lancelot,队里最正常的家伙。”
他指了指那个一旁一直在微笑,相比其他人过分安静的青年。Merlin莫名地对他有好感。

“这位是Leon.”
那个耶稣。

“这位是Percival.”
一位浑身是腱子肉的男人,在这种天气还穿着无袖,Merlin十分怀疑那是因为他根本穿不下带袖子的衣服。

“还有他,Mordred,主力军里年龄最小的一位。好了就是这些……”

“什么就是这些?我呢?”那个黑色长卷发的青年不满地站出来,“Hi,Merlin,我是Gwaine”

Merlin被他们给逗笑了,他握住Gwaine递来的手,“你好,我是Merlin,Arthur的朋友。”

“朋友?你确定不在前面再加点什么……嘿!放开我!”

Merlin面色复杂地看着他被Percival给拖到一旁。
Arthur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他有点毛病,你少和他接触。”

“不,他们很棒。”

“所以,你真的不来我们的庆功宴吗?”
好吧,终于又是这个话题了。

Merlin耸了耸肩。他不想再说一遍抱歉了。

“什么?”Leon问道,“你不来我们的庆功宴?”

“噢,Morgana一定会难过死的!”
Gwaine挣脱了Percival哀嚎一声。

告别Arthur和他的队友,Merlin骑上他那辆早已修好的自行车,心情颇为愉快。
或许,他真的应该多进行一些社交。
他想。

一个人的夜晚,重点是邻居还不在家,这样的环境用来学习真是再好不过了。

啊,久违的安静。
Merlin为自己泡了一杯速溶咖啡,惬意地坐在书桌前一头扎进了知识点。
当你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时,时间也总是过得特别快。再次从书中抬起头,电子闹钟显示已经过了11点。

隔壁似乎还是没有动静,Merlin猜想他们或许是要通宵。
但是他不可以通宵,明天的考试从一早开始,最后一门到晚上8点才结束,他得养足精力。

就在Merlin洗漱完毕准备走向卧室时,门外传来一阵响动。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鸟把自己撞在了墙上后又掉落到了地上。

Merlin僵住了,脑子里开始回放恐怖电影的情节。那些变态杀人狂将被害人肢解后丢在门口的四肢和脑袋。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将家门打开了一条缝。灯光从室内透出少许,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轮廓匍匐在地上,缓缓起伏着就像是在呼吸。
Merlin的心脏紧张地加速跳动,指尖的血液开始回流。

他和外面这个怪物僵持了一会,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动静。
他又把门开得大了点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太确定地小声叫道,“Arthur?”

那个黑色的影子动了动。

现在是10月,对温带海洋性气候的英格兰来说,太阳下山后晚上的气温可一点也不好熬。

Merlin叹了口气,披上挂在门口的外套走出家门。
他可不想明天一早看到邻居因为喝醉酒冻死在自己家门口,这太影响他考试心情了。

“嘿,Arthur,帮帮我,我一个人可没法把你弄回去。”他轻轻拍了拍蜷缩在地上的金发青年。

Arthur费力地睁开了眼睛,照着Merlin所说支撑起自己的身子。

“好极了,现在我们得试着站起来。”

Merlin把他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便于借力,承担着对方的一部分重量小心翼翼地站起。

“Arthur我觉得你该减肥了。”

“我……我不胖。”

“可是…我快要撑不住了…”

“我不胖!”

“好好好你不胖别乱动别乱动!!”

你不能和喝醉的人讲道理,妈妈说的话果然没错。
当Merlin意识到这一点时,显然有些太晚了。

Arthur整个身子向他倾了下来,他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将Merlin按在墙上,他们的脑袋凑得很近,Merlin可以感受到他带有酒精味的鼻息喷洒在自己脸上。这让他几乎忘了呼吸这回事。

今天是个晴天,月光很柔和,撒在大地上铺开一片银灰色的光影。

Arthur一半的脸被月光笼罩,半瞌着的海蓝色眼睛里带有一丝平常不曾有的东西和少许星光。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面颊的温度都要禁不住升高。

Merlin的后背抵着墙壁,他不知道Arthur下一步将要做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跳该死的有些不正常。

“Arthur?”不知过了多久,Merlin试探性地轻轻开口打破了僵局。

醉酒的人往后退一步,小幅度地甩了甩头似乎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他的脚步有些不稳,所幸Merlin又抓住了他的手臂。

tbc.

评论(6)
热度(27)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