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青黄】过火 4.

【青黄】过火  4.

或许end

青峰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糟糕过。
他站在黄濑给他的名片上的住址门前,门中屋子的主人却不是黄濑。房子是类似排屋的双层公寓,看上去很不错。
“你找黄濑凉太?你是说前一任屋主吧,他一个月前就把房子连带好多家具卖给我们了啊,一次付清。”女主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门口的青年,“你是他朋友的话,他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青峰回答道,他停顿几秒,“也许,我们不能算是朋友,抱歉打扰您了。”
就在对方准备关门进屋时,青峰又把她拦了下来,“等一下!”虽然明知希望很小,但他还是想问一问,“您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吗?”
女主人斜倚着门框,皱了皱眉,“他不是不在日本了吗?因为当初转手房子的原因就是长年出国啊,但是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方便过问。”
出国?青峰愣在了原地,连对方关上门时都没有注意。
拳头不自觉地攥紧,又松开。
他没有立刻离开,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
背靠着电线杆,青峰掏出了一包烟,望着这间曾经属于黄濑的屋子出神。那个人曾经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工作,起床,睡觉。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吗?
呛人的烟雾中,他才赫然发现除了名片上那点可怜的信息以外,自己对黄濑一无所知。从他和黄濑第一次滚上床算起已经过了两个多月,黄濑从来没有提起过他们之间到底算什么。现在看来,他甚至连一个可以得知他出国消息的朋友都算不上。
等一下……朋友?
青峰迅速抖灭了烟拿出手机。
他或许对黄濑,也不是那么一无所知。

冰室辰也在两天前就对自己的男友说过,“大我你整理一下房间,过两天会有客人。”
所以当火神大我看到自家门口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黝黑男人时,意外程度并没有那么高。反倒是青峰没有立刻反应过来,想起这大概就是冰室的那位竹马竹马加上现任男友。
“冰室在吗?”
火神打量了他一阵,那种眼神似乎是在挑剔什么,比刚才的女主人还要不友好。过了好一会他才极不情愿地向屋内喊道,“辰也,他来了!”
冰室的声音从书房传来,“带他进来吧,大我。”
青峰对眼前这个红头发的青年也没什么好感,听到对方嘴里嘀咕的“也没什么特别嘛,除了特别黑…”更是确定自己与他不会如何愉快的相处。
“大辉,”冰室依旧笑得温柔,“你好像才第二次来我家吧?”
青峰却没有耐心与他说那么多客套话,“黄濑在哪?”
“黄濑在哪和你有关系吗?”火神不满地看着这个将自己的挚友骗上床的男人。
“大我,你先出去吧。”冰室看了他一眼。
“我……”火神还想说什么,见冰室的脸色如此,只能走出了客厅。
青峰盯着冰室,眼底微微发红,“黄濑在哪?”
“法国。”
“法国?他为什么突然……”
“他早就准备走了。”冰室打断他,“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两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肯定,他去法国的计划在遇见你之前就定好了。”
青峰盯着自己交叉的双手,沉默半晌,有些艰难地开口,“他……走之前有没有,提起过我?”
“有。”冰室在青峰震惊的眼神中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封信,“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他还说,如果可以,请不要再想起他了。”
青峰忽然不想去接这封信,却又渴望着。白色信封上“小青峰”的字样让他感到说不出的沉闷,好像那些从他身体里炸开叫嚣着的东西,全都跑了回来,全部堵在了心口。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这封信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什么。

青峰回到家后没有开灯,径直走向卧室把自己摔进床里。几天前,黄濑还曾经来到他的家,他们一同吃饭,洗澡,接吻,做爱。就是在这张床上,他抱紧了黄濑颤抖的身体。
但是他现在所被要求做的只是忘记。
看来,过几天要去重新买一张床了。青峰迷糊地想着,进入了睡眠。
他睡得并不安稳,噩梦不断。
他梦见自己坠入万丈深渊,看不见四周的任何东西包括自己,他不停地掉落下去,掉落下去。之后,他又被关在了囚笼之内,漆黑坚硬的金属囚笼没有半点温度。模糊破碎的画面穿插着进入梦中,唯一不变的是他找不到一丝光线,到处都是令人感到绝望的黑暗。

当腹中的饥饿感将他唤醒,时钟已指向了凌晨四点半。窗外还是黑的。
青峰起身才发现枕头已经被自己的冷汗所浸透。摸黑从厨房随意拿了点吃的,他准备继续回去睡觉。现在除了睡觉,他无事可做。
当青峰再次回到房间时,天已经微微亮了起来,一丝隐隐约约的亮光从窗口透进,直直地照向书桌。那封被自己扔在书桌上的信正安静的躺在那里,信封上“小青峰”几个字清晰可见。
青峰路过书桌想要走过去,却发现自己迈不动步子,腿像是被钉在了那里。
深吸一口气,他还是拿起了信,反反复复端详了很多遍。他从来没觉得拆开一封信是这样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米色的信纸上混杂着平假名、片假名和零落在各处的汉字。黄濑的字意外的有力度,只是在一些笔画的末尾有轻微的飘逸,却不让人感到轻浮。
光线很暗,这让青峰的阅读有些费劲,但他并不打算去开灯,这已经够刺眼了。
信写得十分工整,开头表示问好的词句和普通的信并无不同,但却带着说不出的距离感。
青峰继续读了下去。
“小青峰,请允许我以这种方式再叫你一回,几个月来十分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很抱歉没有通知你我出国的消息,这不是我第一个对你怀有歉意的事情,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个。我不应该出现在你的生活中,不该以不合适的身份出现在不合适的地点。当我纵容自己时,我天真地以为我的离开可以带走一切的错误。但显然我们太过火了,事态有些超出可控的范围,幸好,还不算太晚。小青峰,当你出手相助,你让我领悟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仍旧存在的。你将我从崩溃绝望的边缘拽了回来,我能报答的却只有更深的堕落。青峰大辉,我知道我的罪过永远无法被你原谅。希望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们可以重新介绍彼此。愿,你的生活早日回归正轨。
——黄濑凉太”
显然,信里所想表达的意思足够明确,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青峰又将信从头到尾读了几遍,电子钟传来整点报时的滴滴声。五点整,屋里的一切不再只是一个轮廓。
他走到窗边点起一支烟,烟雾蔓延着缠上窗沿,又丝丝缕缕地扩散开去。楼下的小路上有一只黑色的猫咪正在舔着自己的掌心。

其实他对黄濑撒过一个谎,他一直没有告诉黄濑,他谁也没有告诉。但是他知道总有一天黄濑会发现,要问他怎么知道的,青峰自己也答不上来。

向酒吧请了三天的假,冰室什么都没问便同意了并且建议他再多休息几天,但青峰拒绝了他的好意。这三天里,青峰除了睡觉就是调酒。尝试着各种不同的搭配,色调,浓度,口感。一一记下那些配方后再一一划去。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好像非得这样不可。在将自己折腾到满头大汗之前,他绝对不会停下来。
最终,青峰发现自己还是调出了一杯Starlight.
白天黑夜轮着转换了两次,客厅里只有小吧台的灯还亮着。
深色的酒顶端漂浮着星光,一点一点,坠入到杯底。青峰望着出了神。

创作出starlight的灵感自然来源于黄濑,当他第一次在酒吧看到这个男人,心里暗自惊艳的同时也在勾勒着这杯酒的轮廓。直到与黄濑第一次接吻后,他才敲定了这杯酒所需要的感觉。
这是一个礼物,是黄濑带给他的,也是他给黄濑的。
他还记得黄濑建议将酒精浓度减小一些,他当时回答说不行。
然而事实上只有青峰自己清楚,什么改变了浓度就会影响外观,那不过是骗骗外行人。他真正不想改变的,是这杯酒所隐含的东西。
starlight.
星光。
明暗交错的色调,高浓度的酒精。
你是黑暗中的星光,却在我心里如此浓烈。
当时想要传达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吧。当一个人所处于黑暗中,星光便是最为强烈的存在。而黄濑凉太,是他生活中想要抓住的光源。
他望着这杯酒想了一夜。

第四天,青峰又回到了酒吧,意外的受到了很多顾客以及同事的关心。原来冰室向他们解释青峰请假的原因是身体问题,而大概所有人都没见过青峰生病,所以那些问候中好奇占有大半成分。
青峰知道后抽了抽嘴角,暗自在心里比了个中指,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青峰的生活在没有了黄濑之后的确回归了以往的正轨,十分的正,连单身这点也一直不肯再改变。

两年后,法国。

“什么?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咖啡馆内的青年直起了窝在单人沙发里的上身,“我当然要来啊,伴郎多好啊还不用出份子钱。”他用勺子搅了搅面前的咖啡,金属勺与精致的瓷质咖啡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好,那两个月后美国见。”
黄濑放下手机,他发现自己的手在轻微地颤抖着。他深吸了一口气。
黄濑凉太,你在期待什么?

————————————————————————
抱歉这章拖了这么久才更,删了写写了删不知道多少次,总是没有感觉。

评论(4)
热度(22)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