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青黄】第三天 p1

【青黄】第三天p1

想试着写一个年少轻狂的青峰用三天搞定黄濑的故事。

青黄战后当天。

一只鸽子因小孩的追赶而拍了两下翅膀,无奈地停在中心公园的雕塑顶上。
喷泉旁有一对情侣正在接吻,女孩栗色的发尾被风堪堪吹起。
太阳渐渐西沉,云朵却厚重了起来。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黄濑已经在长椅上坐了两个小时。说腿脚不堪重负只是借口,毕竟也忍着酸痛一步一步从球赛赛场走到了这里。
明明是我说不再憧憬的。
那么这种如同被甩一般的心情是什么呢?
黄濑向着天空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空中落下几滴硕大的雨水,打在地上的声响清晰可闻。几秒过后,是毫无防备的大雨倾盆。路人们慌不择路地往两边的屋檐下奔去,鸽子早就扑棱着翅膀不知飞到了何处。
眼前模糊成一片,中心公园一时间只剩下了黄濑一个人如同雕塑一般坐在长椅上,面前喷泉还在不管不顾地喷出水花。

全身很快就湿透了,但他还是不想动弹,抹去脸上的雨水,刘海又立刻被雨打湿贴在额头。
突然,头顶的雨水被一小片阴影隔离。
黄濑缓缓抬头,发现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姑娘正在为他努力撑着伞,她的左手握着一条白色的细线,细线的另一端是个亮黄色的气球,气球上有一个笑脸。
“大哥哥,这样会感冒的。”小女孩学着妈妈的口吻平视坐着的黄濑说道,同时递出了左手紧握着的细线“这个送给你,可以解决不开心的事噢。”

青峰在走出赛场后没有和桐皇的队友一起回去,而是转身走进一家M记。
“恭喜青峰君打败了海常。”黑子用他特有的毫无起伏的语气说道,低头吸了一口在街头买的奶昔。
坐在他对面的人却并没有丝毫赢得比赛后的喜悦,甚至连一点点开心的情绪都没有,反倒是皱着眉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黑子那种冷静的目光让他更加不舒服。
“哲,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黑子把他单独找到这里绝不可能只为了道一声恭喜。
黑子没有立刻接话,似乎在观察青峰的面部表情,过了一会才开口,“其实青峰君很担心黄濑君吧?”
青峰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嗤之以鼻地回应,而是沉默着将目光移向了玻璃窗外。外面有一只肥胖的乌鸦也正在盯着他。
“去看看他吧,青峰君这种时候不该幼稚地只顾面子。”黑子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这让青峰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你在说什么啊哲。”青峰面无表情地喝光了可乐,将空纸杯用力一捏,发出“咔”的一声,直接从黑子身边擦肩而过走向M记的大门。

“嘿这位客人,今天每一位客人都可以领到一个免费气球噢!”
一个身着制服的女孩拦下了正欲出门的青峰,向他递出了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气球。
青峰瞥了一眼那个黄色的气球,“不需要。”
“拿着吧!”女孩不由分说将气球线塞进了他手里,“看你脸这么黑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不好事,这个气球可以带走烦心事噢!”
气球就这样简单地到了自己手里,青峰有些愣神,只好无奈地牵着气球走上街。这副画面怎么想都很违和,他觉得自己应该先去处理掉这个气球。

烦心事?
我赢了比赛,该烦心的也不该是我啊。
青峰趁着路口等红灯的空闲打量着气球。
其实就是个很普通的黄色气球,上面画有一个可爱又滑稽的笑脸。不知是不是因为气充得太足变形而显得这么滑稽,原本向下弯的眉毛几乎被拉成了直线,让笑脸看起来带有了不该有的忧伤情绪。
就像几小时前某个黄毛对他说出不再憧憬时的表情。
明明谁都能看出他的难过,却非要露出一个笑脸。这种表情不适合出现在他脸上。
身边的行人都向前走去时青峰才反应过来绿灯已经亮起,视线从气球上收回,他更想立即处理掉这只气球了。

然而,他又立刻打消了这个主意。
没走几步,青峰看到街角有一个穿着红裙的小女孩正在哭泣。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他走过去在女孩面前蹲了下来。
“你怎么了?”
女孩抹去了眼泪,抬眼看着青峰,声音中还带有小小的抽泣,“我,我新买的裙子脏了……”
青峰安抚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将手里的细线绑在了她的手腕上,“这个气球可以带走烦心事,所以不要哭了。”
女孩眨眨眼止住哭泣,仰起脸望着气球,“谢谢你,大哥哥。”
青峰站起身又揉了揉女孩的头,一个人继续向前走去。

站在地铁站的自助贩票机前,黑子的声音突然进入了他的脑海。
“去看看他吧,青峰君这种时候不该幼稚得只顾面子。”
他在贩票机的触摸屏上滑动的手指顿了顿,垂了下来。
“喂前面的,还买不买啊?后头那么多人等着呢!”
青峰的眼珠动了动,抬手继续买票的程序,只不过把目的地改成了神奈川县横滨站。


黄濑回到家后立刻冲了个澡,但当他从浴室走出来时还是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因为平常几乎不生病,黄濑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心思去怀疑自己是否生病。
走到卧室正准备趟下,他看到了那个小女孩递给他的气球。
能赶走不开心的事什么的……只有小绿间会信吧?
他将气球从空中拉下来按在床上,看着上面那个决不能简单用开心描述的笑脸。指腹轻轻摩挲气球表面,在笑脸鼻子的位置小心地用力。气球因按压而变形,使表面上的表情更加滑稽,黄濑的嘴角不自觉微微勾了起来。
能赶走烦恼什么的或许是真的呢。
这样想着,黄濑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困意却立即把他给淹没了。他就这样维持着趴着的姿势,渐渐合上了眼。怀中的气球失去控制,慢慢悠悠地又升到了天花板上。

在被一阵催命般的门铃吵醒时,黄濑觉得自己的头快要爆炸了。眩晕感不断袭来,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这使他不得不扶着墙才勉强摸到门口,一路上没少撞到东西。
眼前还是因为大脑回血而一片漆黑,当目光能够慢慢聚焦时,他看到了一张震惊的脸。
“……小青峰?”
真是的,干嘛露出这种表情啊?
“黄濑!”
然后,他又沉入了黑暗和一个怀抱中。

全身上下都是灼热的温度,但是却还是觉得冷。大脑像是被人塞满了棉花,无法去思考任何问题。
没有力气,甚至不想睁开眼睛。
黄濑小声呻吟了一声,房间外的人迅速走了进来。
“小青峰,”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不像话,“现在几点了?”
青峰,“晚上九点。”
“这么晚了啊……对了,你怎么在我家?”黄濑环视四周,确信这是在自己家里。回想起下午的比赛,他将目光从青峰身上收回。

“我怎么在你家?”青峰冷哼一声,眯了眯眼睛,“要是我不来,你是准备自己一个人死在家里吗?”
“说得太夸张了吧,不就是个小感冒吗?”黄濑显然想表现出一副“我很健康”的样子,但他整个人裹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形象显然很没有说服力。
青峰懒得和他拌嘴,拿起早就放在床头的一板药和特意凉好的一杯水,用一种近乎命令的语气,“吃了。”
黄濑直起身子吞了药,低着头没再说什么。
青峰就这么看着他,不走,也不说话,空气似乎开始变得不一样。
“小青峰你…不回去吗,已经很晚了吧。”黄濑开口,他受不了这样沉默的凝视。
“我今天不走了。”
“诶?为什么?”
黄濑疑惑的样子让青峰莫名感到窝火。他真的以为他这个样子自己会留他一个人?
“反正已经很晚了,干脆就住下咯。”
“什么嘛,这种理由。”黄濑似乎是有些失望,但他说不清为什么。

两人都心照不宣没有谈起下午的篮球赛,只是随便扯些有的没的。比如黄濑前一天又收到多少情书多少礼物,最新一期的麻衣写真主题如何大胆之类的。
“那个气球是M记送的?”青峰抬头,觉得这只气球很是眼熟。
黄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是,下雨的时候一个小姑娘给我的。真是奇怪啊……”
“是啊。”青峰想到了什么,“所以我们的大模特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是因为下雨没带伞?”
“带了,但是……”黄濑低着头感觉自己像是在老师面前认错的小学生,声音轻得几乎要听不见,“没撑……”
“为什么不撑?”青峰回忆起那场雨可不小,不是不撑伞就可以熬过去的程度。
“不知道,当时只是觉得不打伞会更好一点吧。”黄濑扯扯嘴角,撒了个谎。
青峰打量着面前的人,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你饿吗?”这回是青峰先开的口。
黄濑愣神,他中午之后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期间又打了一场消耗极大的篮球赛,怎么可能不饿。只是糟糕的心情以及胃内不舒服的感觉让他并没有食欲,“好像…是有点。”
青峰走到厨房盛了碗刚刚煮好的粥,又回到房间里。
黄濑望着青峰手里还冒着热气的白粥微微睁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小青峰你……好贤惠……”
“啰嗦。”青峰被呛了一下,转而挑起眉毛,“那么你是要自己吃还是——我喂你吃?”
黄濑深吸一口气,本就有热度的脸上又染上了一层绯红,他连忙摆手,“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吃就好。”
青峰心情颇好地递出了碗,“小心烫,烫伤了大模特我可付不起责任。”
“知道了。”黄濑将头埋得低低的,只能看到他粉红色的耳尖。
青峰忽然有一种上去咬一口的冲动,当然,被他立刻抑制住了。
他皱了皱眉,惊觉自己有这种念头很不妙,于是假咳了一声,“那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

窗外的夜色很沉,雨水冲刷后的月光变得更加清亮。

——————————————————————————
因为发现自己写文的体裁大多是AU的IF设定,从来没写过高中时期就想动手试试。
比想象中的难了不少,也许是if写多了,似乎怎么样都体现不出青春期的那种心悸和轻狂。
我只能让青峰变成一个盯妻狂魔[bushi
时间线定在青黄战后我也是有点作死精神。
快开学了,过火会继续更,争取开学前把第四章传上来吧_(:з」∠)_

评论(4)
热度(41)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