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青黄】过火 2.

【青黄】过火 2.

大概算是……发车前的铺垫……

青峰不知道这几天来自己将名片上的手机号输了几次又删去几次,他始终找不到一个正当的理由打出去。
黄濑自那晚后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出现在这里了。

“毕竟我们俩看起来并不像couple.”
“那怎样才算像?”
“接个吻怎么样?”

当时青峰感到酒吧浮躁的气氛正在离他远去,黄濑那双眼睛里的慵懒和清亮使他不由自主地吻上了他的唇。不知是不是因为酒精挥发的原因,黄濑的嘴唇有些凉,但这并没有妨碍他鬼使神差地将那个吻进行到底。

对,鬼使神差。

青峰只能用这个解释来糊弄自己。当了二十八年的直男,前女友用两只手也数不过来,若不是鬼使神差,又怎会因人家一句话就吻了另一个男人。

他至今还记得黄濑干净的口腔中弥漫着自己所调制的酒的味道。

“青峰,想什么呢?”高尾和成一脸八卦地凑了上来,“女朋友?”
青峰被呛了一下,“你说什么?”
高尾一脸得了吧你还骗得过我的表情,“一天到晚魂不守舍心神不宁,怎么样,D cup?”
“………”
“E?厉害啊!!”
“不是……”
“不会吧,F太过分……”
“我没有女朋友!”青峰终于忍不住了。
高尾摸摸下巴一副了然的表情,“哦,还没到手啊。诶听说前两天晚上有个美人约你——叫黄濑什么的,你俩还当众打了kiss,大辉你不会弯了吧?”说罢一副害怕的表情向远处挪了两步。
青峰再次被水给呛到,“你这个从里弯到外的有什么资格说我?”
“那是因为小真可爱……”
青峰的手机屏幕很合适宜得亮了起来,帮他逃脱这场有些尴尬的谈话。显示屏上显示的是一串未储存的陌生号码,青峰一眼便认了出来,这个号码他曾输入手机无数次。

黄濑拨通青峰的电话后,听着手机里的钢琴曲弹奏了一整遍才听到对方接起电话,
“喂。”
“喂,小青峰吗,我是黄濑。
“嗯。”
“你……很忙吗?”
“不算忙。”
黄濑喝了口咖啡,“那今天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顿饭感谢一下那天你不顾清白舍身相救。”
“这件事啊……”
“小青峰你不要推脱哟,”黄濑打断他轻声笑了笑,“说不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青峰等黄濑挂断电话后,保存了号码,始终想不通黄濑那句“以后就没机会了”是什么意思,看起来这么健康挺拔的大小伙子,不像是得了什么绝症啊?
“喂,高尾。”
“怎么了?”
“今天晚上帮我替个班。”
“凭什么呀,今天难得我媳妇晚上没手术。”高尾一脸不情愿。
青峰啧了一声,“就到10点,下回我替你一晚上行了吧?”
“还说不是恋爱,”高尾撇撇嘴,“行了行了,今天晚上你好好约会吧,就当我舍己为人。”
青峰拍了拍高尾的肩膀以示感谢,便赶回了家。

回家后他洗了个澡,他认为酒吧的味道不适合带出去同人约会。
约会?
他竟然会想到这个词,一定是受了高尾的影响。
青峰望着镜子拿干毛巾随意地擦了擦短发,就当是一个约会吧。他想着,仔细剃干净了下巴上的胡须,又挑了件自认为比较正式的西服。他花了将近十五分钟才翻出某一任女友在他生日时送的石英表,十分大气的款式,却被他一拿回家就丢在了不知道哪个柜子里。用布擦去表面上的灰尘,金属表带还反射着优雅霸气的亮光。
做完这一切后,青峰之前半干的头发已经完全干了,也差不多到了该出门的时间。
最后一次站在落地镜前整理领带,青峰发现他竟然有些紧张。
真是可笑。就算是在几千人面前进行调酒,他对各种酒分量的把控也不会失了半分精准。现在不过是要同一位刚认识不久,甚至不能够称之为朋友的人共进晚餐,他竟然会感到紧张。
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他离开了镜子前。

黄濑选了一家法式牛排餐厅,桌位与桌位间距离相隔得正好,店内的生意也不错,是个适合交谈的地方。
他提早了十五分钟便坐在订好的桌位上等待,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人和车,偶尔喝一口热咖啡。当青峰出现在他视线中时,他还是不自觉扬起了嘴角。这个人穿得这么正式又行走在阳光下的样子应该很少见吧。

青峰走近后发现了黄濑的偷笑,一时间有些无措,“我…有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哪里都不对。”黄濑干脆不再掩饰,“西服西裤加领带,怎么看都不像平常的小青峰啊。”
青峰暗自松了口气,“这是我比赛或者表演才会穿的,有没有觉得自己面子很大?”
“当然,小青峰你能来我就觉得很不容易啦。”

黄濑叫来了服务生端上牛排和刀叉,但似乎还缺了点什么。
“法式餐厅怎么能没红酒?味道比不上你的for one night却也还过得去。”黄濑端详着高脚酒杯中的红色液体,余光注意到了青峰拿起刀叉时露出的一小截手腕,以及那块石英表。
“小青峰手上的那块表是女友送的吧?”他笑得一脸了然。
“是……前女友,不记得是第几任了。”青峰挠了挠头发。
黄濑微微睁大眼睛,“还真是风流啊你。”
“当初都是她们来找我,我看着胸大长得也过得去就答应咯,都没什么特别深的感情。”青峰顾自切着牛排,不经意瞥了黄濑一眼,却发现对方听后也只是挑挑眉再没更多表情。

话题东拉西扯,自然就聊到了两人共同的朋友冰室辰也。青峰作为冰室的徒弟自然不必说,而黄濑认识冰室却是通过了另一个人,火神大我。
火神是黄濑高中时期的朋友,男人之间篮球打出来的友谊总是异常可靠,直到两人大学毕业依旧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黄濑早听说火神还在美国时有一个如同亲哥哥般的伙伴,但他没想到冰室与自己初次见面,火神的介绍不是“这是我的哥哥”或“这是我的朋友”,而是红着脸吞吞吐吐地对他说,“这,这是我男朋友。”
当时黄濑用三秒反应“男朋友”这个词的意思,又花了两秒来接受这个事实,最后祝福他们两个可以幸福而长久。冰室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眼角的那点泪痣让他看起来更加温和,相处起来也十分舒服。很快,黄濑与冰室便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为此火神还吃了不少的醋。

“听说小火神和小冰室准备过两年就结婚。”黄濑将牛排切成小块送入口中。
“在日本?”青峰向来不太关心师父的私生活,只知道他是个Gay并且有男朋友,也仅此而已。
“在美国。”
“这样啊……”
“真好不是吗,可以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黄濑垂下眼睛的动作让青峰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沉默半晌,他才开口道,“为什么这么说,你明明很受欢迎啊?”
黄濑端起高脚杯的手顿了顿,“嗯,是啊。因为这副皮相从小到大看起来我都受万众瞩目,可实际上人人心里都认为我只是个花瓶而已。再怎么努力往上爬,也会被认为是有潜规则。本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他人认可,终于可以摆脱那些闲言碎语,结果……呵,结果发现他们一点也没错。说到底,他窥探的还是我的身体!”音量忽然的拔高令邻桌的客人们纷纷侧头,黄濑呼出一口气揉揉眉心,“……对不起。”
“没事。”青峰盯着他,眼神里有些东西捉摸不透,“一会去我家喝两杯吧,为你一个人调的酒。”

青峰的家里有个小吧台设在客厅,亲朋好友来家里玩总会要求他调制几杯酒找点乐子。黄濑坐在吧台前欣赏着青峰调酒,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在翻转调酒杯时才是最有魅力的。

调好后的酒被倒在一个倒三角形的酒杯中,基调色彩依旧是深蓝。不同于for one night的是,顶端的大红色被更温和而明亮的黄色所取代,像是夜里有什么在闪闪发光。
“可以算for one night的改进版,口感大概会更好一些。我叫它starlight.”青峰将酒端至黄濑面前。
“好漂亮啊。”黄濑盯着手里的酒杯,眼里透露着欣喜,满怀期待地喝了一口,“感觉比for one night还要烈,‘星光’的话不可以再淡一点吗?星星的光辉总没有那么强烈啊。”
青峰沉吟了一会,“不可以,改变酒精浓度就没有外观的效果了。”
“真遗憾。这酒会上架吗?”
“不会。”
“为什么?明明很好喝啊。”
“都说了,这是为你一个人调的酒。”

——————————————————————————

说是慢更结果比什么时候都勤快,我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写完懒得改随便捉了几只虫先放
还有两章完,BE还是开放性没想好,虽然我是个亲妈但我一直有虐他们的心x

你说你们只喜欢不评论的是不是耍流氓?

评论(15)
热度(28)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