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57青黄】七年之痒

【青黄】七年之痒

黄濑其实早就看见了那个男人——从他踏入这个酒吧开始。

他坐在平常习惯打发时间的角落里,端着手里的高脚酒杯,安静地看他脱下警察制服,点了杯鸡尾酒后没喝一口便搂着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拐进舞池。酒吧里的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酒精味。

真是的,癖好一点都没变。

不自觉勾起了嘴角,黄濑的目光转向刚刚男人脱在沙发上的制服。

将杯中仅剩的酒一饮而尽,黄濑起身走了过去。拾起被随意丢在沙发上的警服,扑面而来一股熟悉的气味惹得他皱起了眉。深蓝色的警察制服是和其他每一个日本警察一样的款式,黄濑一直觉得日本的警服很难看,但是如果穿在那个男人身上就另当别论。把手伸进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掏了掏,果然掏出一张警察证。
上面的一寸照还是以前那张,以及那个被从记忆中唤醒的名字,青峰大辉。

没错,是他。

算来已经过了七年,他以为自己早就将这个人的一切淡忘了,但当他再度进入视线时,现实告诉黄濑,他就是青峰大辉。

将警察证放入自己的口袋里,端起桌上一口未动色彩妖艳的酒,黄濑转身走向无数男男女女扭动身姿的舞池。

“青峰警官,打扰到你和你的女伴跳舞了么?”

青峰侧过头看到了站在自己女伴身后笑容懒散的黄濑,感觉时间突然被人按下了暂停键,酒吧里优雅而聒噪的爵士乐已不存在了。

他盯着他看了好久,像是他们初见时一样,只是那时他想的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而现在只是想确认他的确存在。那张白净漂亮到男人不该有的面孔,以及那双令人为之疯狂的眼睛。青峰还记得自己曾经为这个人的一切而着迷。
直到身边的女人用手扯了扯他的衬衫,他才想起回答。

“不,没有。”青峰的手从女人的腰上离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好久不见,黄濑机长。”

黄濑礼貌地报以一个微笑,将手中的酒杯递了过去,“我只是想来提醒一句,如果再不喝的话,你的酒就要分层了。”

青峰接过酒杯,给了女人一个抱歉的眼神示意她离开,她倒是没有过多纠缠,向两人恰到好处地笑了笑便转身步入人群,寻觅她的下一个猎物。

“这里不方便讲话,不过我倒是愿意和青峰警官分享我的小角落。”

青峰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和七年前大有不同的黄濑,“黄濑机长的夜生活挺丰富啊,我记得你以前并不喜欢来酒吧这种地方。”

面容精致的金发男人挥手又点了一杯低度数的鸡尾酒,随意地将碎发别到耳后,“这么久过去了,人总是会变的。更何况,”黄濑顿了顿,挑起眼角看向青峰,“酒吧是最适合捕猎的地方。”

黄濑身后的光很散乱,照进青峰的眼睛里,让他有些不适地眯起眼睛。
“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问什么?”
“比如,当初我为什么离开。”

黄濑一直维持着笑容,此刻更是无限度地放大,“青峰大辉,你以为我还是青春期谈个恋爱分手了就死去活来的小孩子吗?”他当然不会忘记七年前自己为这个人做到了何等地步,现在想来却是那么幼稚可笑,黄濑忍不住笑出了声,“七年过去了,如果是七天或者七个星期,那么也许我还会揪着你的领子来索要一个理由。但是现在,早就无所谓了。”

青峰盯着黄濑的眼睛,那双蜜色的眼睛里依旧是他们相见时的颜色,却好像笼罩了一层灰色的烟雾。就像他不喜欢黄濑现在的说话方式,给人感觉带着几分疏离。
他沉默了一会,轻晃着手里的酒杯,“那,黄濑机长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这什么语气嘛?说得好像没了你我就生活残废了一样。
黄濑在心里暗暗比了个中指,“挺好的,平时飞飞国际航路,正常工作日一个月休息一周,假期也不少,总之肯定比你们卖命的舒服。”
“没了?”
“没了。”
青峰叹了口气望着眼前这个佯装无辜的男人,可他对这个人总是无可奈何,“你还是单身?”
“不是单身我还会来这种地方?”黄濑理所当然地耸了耸肩,“我不禁欲,我也从不缺炮友。”

大概是酒吧的音乐有些吵闹,光线有些纷扰,又或者是对面斜靠在沙发上的人过于好看——总之绝不是出于旧情——青峰站起身穿上警服,正了正衣襟,
“那么今晚,你可以是我的吗?”
“Of course.”

黄濑也站了起来,一只手勾住青峰的脖子拉近两人的距离,另一只手从口袋中拿出那张警察证,摸入对方上衣内侧,“顺便一提,警察证这种重要的东西,还是随身带着的好。”

——————————————————————————————
后面的h怎么都发不上。
戳头接图

评论
热度(9)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