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青黄】上瘾

【青黄】上瘾【除bug】

“Aomine,你到底还想不想恢复比赛?!”Nick冲躺在床上的青峰吼道,语气中充斥着愤怒与无奈。

躺在床上的人像是死了一般,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对同伴的愤怒无动于衷。Nick叹了口气,发现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有结果,终于决定放弃。临走前他扶着门把手,眼中的愤怒已完全被无奈所取代。他看着青峰,嘴巴张了一会才发出声音:“Aomine,我们都希望你尽早回来…”

Nick从外面带上了门,青峰的眼珠才转向门边,停顿两秒,又转了回去。

黄濑坐在车上闭目养神,几天的广告拍摄终于告一段落,疲惫接替了他工作时的热忱。轻微的振动感隔着布料从左侧口袋传来,是他的私人电话。被打断休息让他心情并不怎么好,看到手机屏上亮起的陌生号码更是使他皱起了眉头。

“喂。”

“喂您好,请问…是黄濑凉太先生吗?”对方的声音浑厚又有磁性,就像一个篮球运动员。

“嗯我是,请问您是……?”黄濑在心里一个个排除掉所认识的人,确信自己从未接触过这个人,有些警惕起来。

那人沉默了一会,说:“我是青峰的队友,可以叫我Nick,呃…青峰大辉,你应该认识吧?”

黄濑了然地挑挑眉,怪不得听着就像是打篮球的。

“当然,我和他在国中时就是很好的朋友了,小青峰……他有什么事吗?”

Nick因这个独特的称呼而愣了愣,心想这大概是日本人之间亲昵的昵称吧:“是这样的,青峰两个月前被禁赛了,原因是打架斗殴。其实他是在晚上救了个被流氓欺负的女大学生,但他下手太重把人打进了医院。你知道的…他做事几乎不考虑后果。”他停了停,似乎想看看黄濑的反应。

“嗯,你继续说。”

Nick有些吃惊黄濑没有问任何其他的问题,继续了对话:“But now…他,他开始吸毒…这么说也许不太准确…但他的确开始接触毒品。这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就算在这儿算不上犯法我们也不希望他这样做。我知道你是青峰他在美国唯一的日本朋友,我想你说话一定比我们有用。所以能不能请你有空帮我们劝劝他?”

Nick觉得自己就快变成青峰的老妈子了,况且他向来不适合做求人这种事,估计这个国际知名模特得拒绝吧。

但对方只是沉声片刻,便说:“Get it.我现在就过来。”

“……诶?那真是太感谢了!”Nick没有想到黄濑会这样回答,心想看来他们两人关系真的不是一般好,或许叫黄濑来是一个明知之举。

“Sally,能现在开车去第五街区吗?”挂了电话,黄濑对开着车的女经纪人说。

叫Sally的美国女人有些吃惊:“这么着急出什么事了吗?”

“我朋友出了点事想去看一下。”

“哦……”见黄濑不想多说Sally也不继续追问。倒着车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Kise,你发型还没恢复,直接过去不要紧吗?”

黄濑抓了把头发才想起广告拍摄时的颜料还没有洗掉,他们把他的发梢都染成了白色。

“应该没事,我想…他不会介意的。”

Sally将车掉了个头,驶向第五街区,有些漫不经心地说:“看来真的是很好的朋友啊。”

黄濑抿了抿嘴:“还行吧。”

其实三年前来到美国,他只和青峰见过两次。一次在青峰家,一次在黄濑家。两人的事业都蒸蒸日上,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当然,或许还有些其他的原因。

黄濑下了车示意经纪人可以先走,他大概一时半会不会回去。Sally点点头道声再见,开着车消失在街角。

走到青峰所住的别墅门前,黄濑发现大门虚掩着。推门进去,室内光线很暗,窗帘都被人拉上了,透不进光却也没开灯。

黄濑拉开了一楼客厅的窗帘,光束迫不及待地从落地窗闯入,照亮了室内的一片狼藉。

“Lyanna,不是让你别来了吗!?”

青峰的声音远远地从他的二楼卧室传出。

黄濑轻轻走上楼,打开了他的卧室门。

“Lyanna……”

青峰还想说什么,却因房门被人推开而顿住。那人显然不是什么Lyanna.

因为逆着外面的光加上适应黑暗后对瞬间光明的不适,他看不清来人是谁只能看到那几近透明的白色发梢微微颤动着。

黄濑摸到了电源开关,啪地按下去,招来了房中的人一句不满的“shit.”

“Lyanna是谁?你的小女朋友?”黄濑斜倚在门框上打量自己多日未见的好友。

青峰有些吃惊:“黄濑……你怎么来了?”

黄濑耸耸肩:“曾经憧憬的NBA球星突然被禁赛了,我能不来么?”

“现在后悔了吧,你憧憬的根本不是什么……喂你干嘛!”不等青峰说完,黄濑已走到他面前一把抓起他的手。

看到那只胳膊上稀疏的针孔,以及尼古丁贴留下的痕迹,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喘不过气。黄濑的脸上笑意全无,发出的声音却轻得快要抓不住:“他和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小青峰你居然真的吸毒…”

青峰则耸耸肩无所谓的收回手:“吸毒?别说的那么难听,无聊时的消遣而已。”

话音未落,黄濑已探身向前紧紧揪住了他的领口:“青峰大辉你还想不想打篮球?!别再自以为是了!”

声音很响,响得黄濑自己都害怕。青峰看着他,他看到了他眼里的慌乱。

为什么自己的事,这个人要如此惊慌?

两人僵持着,空气变得有些凝重。

终于,黄濑在青峰判断不出感情的凝视下松开了手,他不敢看青峰的眼睛,目光也随之暗了下去:“对不起小青峰……吸毒成瘾这种事谁也说不好,我只是…还想继续看你打篮球”

“黄濑。”

“嗯?”

在黄濑抬头的瞬间,他被青峰用嘴给堵住了。温热的唇碰撞在一起,互相撕磨,互相啃咬。那种仿佛要被夺走所有氧气的感觉真是太糟了……好吧,是太棒了。

黄濑不知道青峰又开始发什么疯,但只要是青峰,他只能且愿意一起。

其实青峰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开始这个吻,他只是不想黄濑拿那种眼神看自己——就像当年说不再憧憬的那种眼神——他只知道他必须做点什么来阻挡。而选择这么多,他偏偏选择了最糟糕的,一个吻。但既然开始了,就没有理由停下,他抬手扣住黄濑发梢纯白的金发,加深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吻。

啪嗒。

门口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黄濑微微睁眼,瞥到门外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孩,触电般地立刻和青峰分开,站到暗处撇开了脸。青峰向门口望去。

“Lyanna…”

"Oh my god…sorry,我不知道……"女孩站在那里一脸的不知所措,显然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她的手袋掉在了一旁的木质地板上。

青峰抓了抓头发:“你以后……还是别来了。”

Lyanna眼里似乎涌上了许些水汽,她张了张嘴:“我…以后不会了。”

青峰觉得她似乎误会了什么:“并不是责怪你的意思,本来就没什么……总之,不用每周都来看我,还有……刚才……”

“我不会说出去的!”Lyanna连忙说道:“我就当没看见。那我走了,祝你和你的恋人辛福,青峰先生。”说着便逃跑似地奔出了楼,顺带关上了刚才黄濑忘记关上的大门。

直到关门声从楼下传上来,黄濑才转过脸:“她就是Lyanna啊,挺漂亮的。怎么,胸不够大看不上?”

“嗤,”青峰有些好笑,“什么啊,那个顺手救下的女大学生而已,为了就她还被停赛,就算是也是朵黑桃花,无福消受的。”

“所以……刚才是为了帮你赶走这朵黑桃花咯?”

青峰没用说话,黄濑觉得大概这也算是个答案。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不少,空气中只有两人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其实,我从来没有后悔过。”黄濑突然说。

“什么?”

“你刚才问我,有没有后悔憧憬你。我的回答是,没有,从来都没有。”黄濑笑着。虽说他早已说过不再憧憬,但他从来不后悔自己曾经憧憬的,是眼前这个叫青峰大辉的男人。

其实两人来到美国后见面次数少,还有另一个原因。

两年前正处于黄濑模特事业的低谷期,势利的女友在黄濑最需要她的时候选择头也不回的离开。事业与感情的双重打击,令他整夜整夜沉湎于夜店酒吧的纸醉金迷。以黄濑的皮相,不惹祸上身是不可能的,大多数时间他都还能理智地应付过去。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那一次,若不是青峰球队正好在同一家夜店搞庆功宴,他早已被人下药拖进路边肮脏的小旅馆吃干抹净了。当青峰把快要欲火焚身的黄濑送回家后,同样选择了最糟糕的处理方式。第二天一早,他在黄濑睁眼前离开。因为他不知道对黄濑来说,在他家被自己吃干抹净和在小旅馆被别的鬼佬吃干抹净,哪个更无法接受。

美国人的开放或许能让他们在打了一炮过后还能心安理得做朋友,但他和黄濑不是,至少没法像美国人一样心安理得。

“黄濑,”青峰看着他,眼里似有流光涌动,“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很蠢。”

“喂!”黄濑有些不满,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得哭出来的时候,眼前这个死黑皮竟然还毫不领情地说他蠢。

青峰无视了他顾自说下去:“你说你今天来劝我别吸毒,可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才是最毒的毒品。你的味道,比任何一种毒品都容易让人上瘾。”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青峰又一次堵住了黄濑的嘴。

这一次,绝对是用最好的方式。

——————————————————————————

果然感冒脑子不清醒忘记打tag了…

本来还有一段肉的大家自己脑补【buni

感觉中间叙述又可以脑洞一个坑了……到时候再看吧x

bug好多来打死几只_(:з」∠)_

评论(6)
热度(24)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