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尘远| 灼灼

|尘远|  灼灼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推荐bgm:《忘川》  小曲儿


       安逸尘有个秘密,从来没有开口对别人说过,他总会做一个梦。梦里,有很多很多的桃花树,花开满树,瞳影摇曳。美好得让人不禁想到“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句同样美好的诗句来。他抬眼望去,在一树桃花下,有一个男孩,身着白衣,秉着一枝盛开的桃花,对自己笑着。安逸尘看不清男孩的模样,但却可以确信那男孩的笑颜足以和桃花相媲美。他走近想伸手接过那枝桃花。

       然后,梦醒了。


       安逸尘的生活很无趣,父亲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强调他应该复仇,应该为自己在黄泉之下的母亲而复仇。活着就是为了复仇。

     

       于是,他来到魔王岭,以探长和医生的身份。

     

       结果,他遇上了宁致远,在那桃花盛开的季节。

       

      

       宁致远作为宁家香业的唯一继承人,老天好像开了一个玩笑,他没有嗅觉。宁昊天问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让他这堂堂香业世家的子孙竟没有嗅觉。他也曾试着让宁致远学着调香,可最后都不得而终。次数多了,也就放弃了。

      

       大概是因为天生没有嗅觉的原因,宁致远觉得自己不能亏待别的感觉。于是他喜欢上了种花看花,喜欢上了美食,喜欢上了听戏。日子也就这样走过了十九个年头。

      

        直到有一个人来到宁府说可以治好他的鼻子,宁昊天当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而宁致远听说后只是不屑地哼了一声,在心中叹道:怎么可能。

       

       后来他知道了,那人叫安逸尘,安逸出尘,是个念起来就如诗如画的名字。而人也同名字一般,俊朗,沉稳。宁致远第一次见到他也不得不承认安逸尘的出众。时时噙在嘴角的那抹微笑,以及颊边的一个小酒窝,都让人觉得温暖而踏实。


      

       安逸尘因为要为宁致远治疗鼻子,宁昊天便请他住在了宁府,于宁致远的住院相邻。一来二去两人混熟了,宁致远便天天往安逸尘处跑,有什么好玩的也非要拉着安逸尘一起去。


       最多的,还是拉着他来自己院子里赏花。两人总是一前一后,一动一静。一个在前边蹦跶着,嘴里说着各种有关花卉的知识典故,再加上几句有的没的。一个在后边慢慢地跟着他,侧耳倾听,笑着看眼前这个活泼的少年。

      

       不知何时起,笑容里多了份宠溺。

       

       也许是因为那一天,宁致远带他去了城外那片桃花林。他站在桃花下,身着白衣,静静仰望桃花的样子,令安逸尘感到一瞬间的恍惚,与他梦中男孩的身影渐渐重合。


       宁致远秉花而立,笑得恣意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那股惆怅在宁致远眉眼间化开,与桃花相衬,美好得不像话。



        安逸尘就这样看着静静凝望桃花的宁致远,心中一根从未拨动的弦似乎开始颤抖了起来。

       

        一瞬间,他想抱紧眼前这个看似无忧实则有太多心事的少年。

     

       “致远…” 安逸尘忍不住开口。

     

       “怎么?”宁致远偏头对他笑。

     

       “谢谢你带我来看这里的桃花。”和如桃花般美艳的你。后一句话,被安逸尘埋到了心底。

 

       “逸尘老弟,这句话我可不爱听,说什么谢谢。兄弟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况且又不用小爷我花一个子儿,何乐而不为?”宁致远一句话让安逸尘眼神暗了下去。

      

       是啊,他们,只是兄弟啊。

     

       远处,不知哪家姑娘唱起了清冽的歌谣: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宁致远是美的,是纯净的,是让人忍不住去疼去爱的。安逸尘告诉自己不可以沦陷,殊不知,在他有这想法时,早已无路可走。


        宁致远是宁家从上到下都捧在手心里的大少爷,可这宁家的从上到下,又有谁懂他在心里的痛苦。

   

        自从安逸尘来了,总算是有了个可以说话的人。也不知怎的,宁致远对于安逸尘有着莫名的信任。看到他的第一眼,宁致远就的心脏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就像是前世的感召。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于安逸尘的感觉似乎有了点不同?


        那一次驾马出行,回府时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栽到地上吃一嘴泥。宁致远眼睛一闭,等待着与地面的亲密接触。再睁眼时,却发现自己被圈入一个令人安心的怀抱。一抬头,撞上了安逸尘担心的眼神。大脑有一瞬间的停顿,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之后有好久一段时间,他再不敢与安逸尘有眼神的接触。


       安逸尘长得很好看又很有学识,这是宁致远嘴上打死不说但心里偷偷承认的。魔王岭哪家未出阁的姑娘不想嫁给他?她们总是看似不经意的在他面前路过,眼珠微转,在眼角瞥上他几眼,然后又固作镇定红着脸走开。

       

       这时宁致远总会感觉很不舒服,扯扯嘴角翻个白眼:“喂,我说逸尘老弟,这群姑娘一见到你怎么都羞羞答答的?”


       安逸尘看着他别扭的样子觉得好笑:“机智过人的宁大少爷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他不知道?宁致远才不信。

    

       有几次,宁致远小心翼翼地问过安逸尘,有没有看上过哪家姑娘,安逸尘都只是看着他,看到他心慌,接着说没有,然后宁致远就觉得十分安心。至于为什么要小心翼翼,他自己也不明白。


      

————————————————————————————


好了这又是个坑……

半年前码的准备删掉于是意思意思发一下。

果然那时候渣哭了尽情嘲笑我吧……

只写青黄什么的是现在,存货不能算!

       

       

       


评论(3)
热度(4)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