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68青黄贺文】.共鸣.上

几乎所有认识青峰的人都知道他有多宝贝那把亮黄色的bass.

平日里的普通练习是看不到那把bass的影子的,只有在上台前的几次训练,青峰才会小心翼翼地把它拿出来。每次演奏前洗手,演奏后要把琴弦及琴体擦得干干净净。总之,对着这把bass时的青峰,细致小心得不像他自己。

有人曾问过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把bass,当时青峰挠了挠头,说:“你看我这样在暗一点的灯光下就看不清的人,作为主唱,乐器再不显眼怎么行?”

其实青峰以前用的是一把群青色的bass,和他的发色相符,站在台上演奏时有一种说不出的魄力。

但两年前的圣诞,他路过一家乐坊的橱窗,随意的一瞥看到了这把bass,便再挪不开步子。

一定要买下来。

青峰感到自己心脏跳得很快,这样想着,花光身上所有的钱背走了它。

“青峰君明天请继续加油。”黑子擦拭着黑白琴键,一脸认真地说。

“嘛,一定一定,明天见。”青峰向众人招招手,跑出了排练室,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桃井望着敞开的门,有些疑惑:“阿大最近每天都走得这么急啊……”

紫原一手拿着零食一手收拾着鼓棒:“诶——峰仔今天没拿黄色的bass来诶——明天就要上台了呢。”

“青峰家里是出了什么事么?”绿间背起吉他,推了推眼镜架“我才不是在关心他,只是不想影响明天的演出而已。”

赤司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谁知道呢?”

青峰一口气跑回家,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金发少年正悠闲地坐在自家沙发上啃冰棍,看到他进门站起身报以一个微笑:“小青峰你回来啦!”

青峰的视线从对方脸上向下转移,上身穿着他的衬衣,稍显大的衣摆刚好盖过臀部,然后……没有了。

“喂我说黄濑你只穿着衬衫算什么?是在邀请我么?”青峰走过去揽住黄濑的腰,低头舔掉他嘴角化开的雪糕,很满意看到对方的耳根微微泛红。

黄濑嘟了嘟嘴:“小青峰真是的,最近怎么天天都在想那种事。今天不可以,明天有演出啊你忘了吗?”

青峰又凑上去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没事,你上不了台就在台下看着我呗。”

黄濑愣了愣:“看着…你?”

“嗯,看着我演奏一次。”

黄濑其实并不是奇迹的成员,不,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

奇迹的每一次演出他都在台上,都在奇迹中间,都在……青峰的手里。

没错,他就是那把被青峰当做无上珍宝的bass.

两年前,青峰把它带回家,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发现黄濑什么都没穿在自己家里晃悠。

一定是在做梦。

青峰想。

然而他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就是,他刚买的bass,可以变成一个漂亮的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

青峰当然有过把黄濑退掉的想法,毕竟谁都受不了自己的乐器可以变成人,要是哪天抱着演奏时出了什么差错那还得了?

可是,青峰不能。

为什么?因为是黄濑。

在那之前,青峰认识黄濑,也许说暗恋过来得更准确些。

只不过那都是中学时青春期懵懂的悸动罢了,可是谁知道天是如此随人愿,让他又遇见了黄濑,就算这过程有些匪夷所思。

渐渐的,他能接受一个可以在bass和人之间随心所欲转换的家伙住在自己家里。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那段青春年少的逝去并没有带走那时对黄濑的全部感情。

渐渐的,他与黄濑的关系发生了改变。

每一次上台,青峰用的都是这把bass,手指拨过琴弦发出金属的音色,琴弦的振动又通过指尖传达到心脏。

想要演奏,想要在一起。

琴体表面的反光格外耀眼,心脏的颤抖与之产生共鸣。

各种颜色的灯光照过全场沸腾的观众,人人脸上的兴奋都满溢出来。

而青峰眼里,只有这把bass罢了。

乐器是演奏者的灵魂。

黄濑凉太是他青峰大辉的灵魂。

哦有一点需要解释,黄濑在变成bass时,那他只是个bass,不分四肢躯干,是和其他乐器一样的bass。而他人形时,也只是个人,并没有说哪一部分由琴的哪一部分转变而来。作为人类的一切感官他都具备,当然,人类所能做的事他也都能做。

—————————————————————————————

后H接图换贴.

评论
热度(20)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