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青黄】Illuminated.P1.

Illuminated.  P1.

无风,这里的天空是市中心很少见的蓝色,蓝得能映进人心底。远处传来飞机起飞的隆隆声,四周没有一只鸟雀。

黄濑因刺眼的阳光而眯起眼睛,伸手抚了抚额前略微显长的碎发,走向白色海鸟型建筑物。

今天是他调来国家机场的第一天。

“请问…是黄濑机师吗?”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女子在机场大门前拦住了黄濑,女子一头粉色长发,即便是机场的制服也包不住她出众的身材,黄濑觉得有点眼熟。

“嗯,我是。”似是想起了什么,语气中带着些不确定,“这位小姐你是…小桃?”

女子开心地笑起来:“小黄你还记得我啊!还以为你早就不认识我了。”

桃井这些年的确是有些变化,那就是身材似乎更好了。

黄濑想。

对于可以在新的工作单位碰到昔日的同学挚友他还是很高兴的:“小桃你也在国家机场工作?”

“嗯,现在是这里空姐的头儿哦。”桃井带着黄濑走进机场,高跟鞋有节奏地踏在大理石地上,哒哒声在空旷的机场中回荡。

桃井突然转身,对着黄濑笑道:“以后可是同事啦!还请小黄多关照!”

黄濑也笑着回应:“应该是我请小桃多关照才对。”

阳光从机场的穹顶上照射下来,桃井觉得有一道光闪过。她微微眯起眼睛,发现是黄濑的金属耳环。

黄濑只有单边的耳洞,一个群青色的金属环正安安静静地藏匿在金发间。

“小黄…你…还带着这个耳环啊?”她小心翼翼地问,像是怕触碰到什么。

黄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似的愣了愣,左手不自觉抚过左耳,金属微凉的温度刺激着指腹,他微微笑了笑:“哦…这个吗?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大概是戴习惯也就懒得摘了。”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桃井知道并不是这样。她用担忧的眼神看了黄濑一眼,又不易察觉地皱起眉,暗暗叹口气:对不起啊小黄,不过我也是为了你们好。

只一瞬间,桃井又恢复到往常活蹦乱跳的模样:“小黄你想喝饮料吗?这里有贩卖机哟,我请客!”

两人一路聊着天,黄濑从部门报道出来后说想自己熟悉下环境,让桃井去忙别的工作。桃井对他描述了机场的大概也就走了。

机场四周都是白色的墙,干净得让人不忍心将手抚上去。脚下是黑色的大理石,其中的金属杂质在闪闪发光。而吊顶却是钢化玻璃,太阳可以毫无阻拦的将光与传热送进来。据说在玻璃外部还铺有一层太阳能板,平时机场的用电都靠这五万多平米的太阳能电板提供。

因为是专门为政府工作提供的机场,所以平常机场内并没有很多人。

黄濑在心里感叹不愧是近几年新建的机场,就是洋气。

漫无目的闲逛总是会让人不知不觉走到不该去的地方。

“青峰那小子又翘值班?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一个很久未被提及的名字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闯进他的耳朵。

青峰…

心脏的某一处似乎被人用钝器捅了一下,痛得并不尖锐,却很清晰。

他抚上自己的心脏,这种疼痛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他以为他忘了。

但是显然没有。

黄濑蓦地停下脚步,看了看眼前的部门牌子:刑警部。

里面的陈设很符合黄濑想象中的样子,但所谓的警察并没有如黄濑先前想的一般严肃,一个个有说有笑。

他……怎么会当警察呢?

脑补了一下青峰穿上制服一本正经训练齐步走的样子,黄濑觉得头有点疼。

世界上姓青峰的人又不止他一个…果然…还是我太敏感了。

他低头笑了笑,刘海遮住金色的眼睛,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在期待什么?

他问自己。

然而,黄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期待什么。

最后瞥了刑警部一眼,快步向前走去,快得让人觉得他是一只偷腥却被人发现的猫。

风吹过回廊,没有任何的阻碍,似乎谁都未曾出现在这里。刑警部里一双狭长的眼睛望着先前黄濑站着的地方,目光中带着些看好戏的意味。

笠松幸男,曾经和黄濑在同一个导师那里学习,升迁后在这里担任飞行组组长。今天是他小师弟调职来的第一天,黄濑报完到说想熟悉下环境四处走走,也就随他去了。可等黄濑再回来时,他就觉得黄濑很不对劲。

“喂,我看你怎么魂不守舍的?看到了什么?”

“嗯?没有…没什么…”黄濑摇摇头答道,接着又开始发起呆来。

笠松皱了皱眉头,没有再说话。

一阵沉默后,黄濑突然问道:“前辈你知道刑警部的…青峰…么?”

“你说青峰大辉?我可不怎么喜欢他。”笠松没有察觉出任何异常,随口答道,“办事凌厉倒是不错,他具备刑警所有的一切素质,工作也没得挑,是刑警部的一块宝啊…可是,就我个人而言,不太看的惯他。”

“哦……谢谢前辈。”黄濑底下了头,似是在压抑着什么即将要涌动出来的情绪。

笠松奇怪地看他一眼:“难道这个时候你不该问‘前辈,你为什么看不惯他’吗?”

“是是是”黄濑勉强地笑了笑,耐着性子问道:“那么请问前辈为什么看不惯他呢?”

“他这个人啊…”笠松瞥黄濑一眼,“懒懒散散没个正经,又有种不可一世的感觉,真搞不懂这种人为什么会是刑警部的骨干。”

笠松每说一个字,黄濑的心跳就快一分。

没错,在他想来青峰的确如笠松所说让人感觉懒散不正经,再加上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并不讨人喜欢。

那么他为何会喜欢上这种人?

也许在第一次被他的球砸到后那略带恼怒的一眼里,他已经被对方带走了全部的灵魂。

这是他黄濑凉太命中注定的劫数。

开始时黄濑并不是不想问笠松为何看不惯青峰,而是他听到“青峰大辉”这四个字以后,就再也顾不得其他。

那个离开他生命将近十年的男人,原来还可以左右他的情绪,就如十年前一样。

原来自己对青峰,一直忘不掉。

所谓放下,不过是对自己,对他人的谎言,自欺欺人罢了。

黄濑的手抚上干净得能够反光的玻璃,默默注视着一架飞机从滑行到起飞的整个过程,缓缓闭上眼睛。

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你们的故事又要开始了呢。

——————————————————————————
标题是在b站一个青黄视频的bgm,觉得很棒就用上了,可以翻译为“被照耀着”
虽然这篇文是if设定和那个视频中时期不同,但我觉得Illuminated这个标题适合任何时候的青黄。

没看过错别字也没查过资料,会有bug。
纯粹是因为空着难受发的才不是想写东西。
然而我觉得自己一定会坑的就算是本命。
作者没什么笔力而且蠢_(:з」∠)_

评论(2)
热度(11)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