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唱歌的贰秀

ECAM·青黄初心·坑多不填·低产懒死

[Merlin/AM]NeighbourⅢ

Part C.

天知道Merlin花了多少力气才把Arthur·醉得一塌糊涂·Pendragon弄回到他的床上。时间已过了11:30.

“你那时候就不能再多走几步把自己搞回家吗?”Merlin看着躺在床上的金发青年小声抱怨,“还有你的那些朋友,他们应该把你送回来的。”

Arthur有些不满地哼哼了几声,换成了一个趴着的姿势,“水……”

Merlin挑了挑眉毛,天底下哪个家伙竟然可以把在派对中久经沙场的Arthur Pendragon灌成这样?他还真想认识一下。

他无奈地走到厨房试图找一些喝醉酒的人能喝的东西。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过是Merlin第二次踏进Arthur的家门,第一次的经历可不怎么愉快。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邻居家的格局和自己家正好呈一个镜面,客厅厨房淋浴房,一个都不差。

怪不得Arthur进自己家从来都是那么熟门熟路。

最后,他用温水泡了一杯蜂蜜让Arthur喝下去。
虽然他看起来依旧不怎么清醒,但是在家里至少不会在晚上被冻死。

Merlin觉得自己差不多该回去了。

他放下玻璃杯,转过身时手腕却忽然被人一把抓住。
Merlin回过头,Arthur刚才还闭着的眼睛此时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要去哪?”

“回家。”

“不行,你得留下来。”

什么?

Merlin感到手腕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并且把他向着对方——也就是床上带过去。
他有些生气,“Arthur,我明天还有考试!”

那人却像没听见似的直接将他拉倒,双手按住他的手腕撑在两侧。
他的力气比Merlin大得多。
Arthur在正上方俯视着倒在床上的Merlin,似乎用了一些时间反应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他有些费劲地眨眨眼,缓缓俯下身去。

他们的距离太近了,他的心脏又开始狂跳,Merlin不得不极力侧过脑袋才能躲开对方越来越近的呼吸。
Arthur的瞳孔很深,专注的目光让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喝醉了,如果不是他呼吸间浓烈的酒精味提醒着Merlin的话。

“嘿!你这个蠢蛋给我清醒一点!”
Merlin大声叫道,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对方的禁锢。

但是Arthur显然不愿意就这么放过他,他贴近Merlin的脸颊,盯着他微微颤抖的红透了的耳尖,轻轻咬了下去。

这真是太糟糕了。
Merlin感到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了开来,他猛地推开Arthur,又一次冲着他大吼,
“够了!我不是你刚才不知道在哪泡上的那个姑娘!你看看清楚我是谁!!”

被推开的人看上去委屈极了,他的大眼睛里满是受伤,“你是Merlin。”

安静。该死的安静。

时间的流逝似乎被实体化了,它们缓慢地,悄悄地,在这个房间的每一处角落流动。

Merlin的火气一瞬间就被浇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
他张了张嘴,闭上眼投降似的开口,“那么,你可以让我走吗?”

“留下来可以吗?”那人却反过来问他,“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开什么玩笑我会留下来?你刚刚可是差点就……

噢不,别是这种眼神。

Merlin看着可怜巴巴的表情叹出一口气。

“好吧。”

他一定是疯了。

直到Merlin在Arthur那张kingsize的床上躺下的时候,都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答应了什么。

幸运的是这张床足够的大,大到两个成年男人并排躺着也丝毫不显拥挤。
不幸的是Arthur并不打算让Merlin和他保持距离,他的呼吸依旧打在他的脸上。

Merlin怀疑自己今天到底能否睡得着。
Arthur是他见过最不让人省心的邻居了。
第137次抱怨。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执着的计数,但是好像非这样不可。

周围很安静,月光从透过窗帘变得更为柔和。Arthur就这样躺在他身边,闭着眼,睫毛下投出一片阴影。
虽然他有些不想移开他的目光,但为了他明天的考试,Merlin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早晨七点,生物钟准时地将Merlin从床上叫醒。
进入视线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以及陌生的吊灯。
他花了三秒钟用来反应,然后意识到自己躺在Arthur的床上,那Arthur呢?

Merlin扭头,一张被放大的脸出现在他眼前,Arthur有些凌乱的碎发正蹭着他的脸,他们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一起了。

圣母玛利亚。
Merlin几乎是跳下床的,这两天与眼前这个人过度频繁的近距离接触让他有些无措,而这个人还英俊得不像话。

Arthur没有醒,却因身旁温暖忽然的消失而不自觉皱了皱眉。

在离开这个屋子前Merlin还是在餐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提醒他再喝一杯蜂蜜以及吃点清淡的东西作为早餐。
最后他思忖了一下,觉得没必要再写上署名让对方觉得有所亏欠,他赌Arthur一定不会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的手机没电了。
Merlin绝望地将它放回兜里,现在才过中午十二点,他接下来的一天竟然要在没有手机中度过。
好在今天是考试,应该不会有什么突发紧急的情况需要他去处理。
当然,这只是希望。

Merlin一口一口地吃着意大利面,思绪飘回到了他的故乡,那个叫埃尔多的小城。
那里有他的母亲,有他的伙伴,有他的一整个童年。
这样想来,自从他来到Camelot,他的社交就少的可怜。学习与工作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而他也从未想过要去结实新的朋友。
不过现在或许有了一个。

估计那个家伙还在忍受宿醉的痛苦吧。
想到Arthur,Merlin轻轻笑了笑。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是九点整,这一天下来,Merlin仿佛已经感觉不到他的脑子了。他只想立刻回到那个暖气充足的家好好睡上一觉。

事情永远都会有意外,比如此时坐在他家门口楼梯上的Arthur。

天哪。Merlin在心底叫出声。他该不会是在这儿坐了一整天吧?

“Arthur…”

对方抬起头,在看到Merlin后猛地站起身,快步向他走来。

“我会负责的。”

“什么?”

Merlin发现自己完全理解不了对方的话,这一定是他做了太多题的缘故。

Arthur的表情十分严肃,“Merlin,你没必要隐瞒昨天晚上的事。”

Merlin用他快要胶住的大脑将对方所指“昨天晚上的事”悉数回忆了一遍,如果他浪费的那一小时睡眠时间不算的话似乎并没有什么需要Arthur负责。
所以他说,“嘿,Arthur,听着,我不是一个姑娘。如果你说的是忍受你一个晚上这件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我睡了你,这不是朋友该做的。”

“什么?你说你睡了我,昨晚?”

“你刚才已经承认了。”

他承认什么了?
Merlin沉默了,他觉得此时他们俩之间的误会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Arthur正如他所料并不记得昨天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个蠢小子竟然认为他们上了床。
这太荒唐了。

Arthur见他没有开口便当作是默认,自顾自说了下去,“Merlin,我知道对你来说我只是个朋友,但事情已经发生……”

“停!”

Merlin觉得他的脑仁开始发疼,他需要一个温暖的环境来处理这件事。

“来我家再说吧,外面太冷了。”

他让他在沙发上坐下,Seina喵喵叫着又来到了Arthur脚边。

Merlin泡了两杯咖啡,一杯递给了Arthur,另一杯被他捧在手里用来取暖。外面的气温实在是太低了,只是这么一会他的手便快冻僵了。

“你在那里等了我多久?”

Arthur显然没有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他思索片刻,

“也许,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Merlin被吓了一跳,“就为了说你会对我负责?”

“这很重要!”Arthur对他的吃惊不满。

“可是你没什么可对我负责的,你什么都没做,我们什么都没做。”

显然他的死脑筋邻居并不接受他的说法。

“Merlin,我知道我昨天喝醉了,你用不着隐瞒真相。不然你一整天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的手机没电了!你只是拉着我在你那张巨大的床上睡了一觉,这就是真相!”

Merlin简直要崩溃了。他原先认为他不应该和喝醉的Arthur讲道理,而事实证明他就不该和Arthur讲道理。

金发青年皱着眉似是在努力回忆,许久后他艰难地开口,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大概是Merlin的错觉,他竟然觉得Arthur的语气里有一丝失望。

“没有。你凭什么认为你会睡了我?难不成你喝醉以后有喜欢上男人的毛病?”

Merlin打趣着,试图让他们的对话显得轻松一点。Arthur却总是有办法让事情变得更糟。

“因为我喜欢你。”

Merlin快要送至嘴边的咖啡停在了半道上,他的嘴还保持着张开的状态。

“你什么?”

“我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重视过。”
他站起身面对着他,
“一个月前,你搞砸了我的派对,在我所有的朋友面前冲我大吼,我以为我会很生气——我的确是很生气,但是后来我发现使我更加不安的是你再也没有理我。很奇怪吧,我明明有那么多朋友,为什么非得是你?”
Arthur笑了笑,像是在自嘲什么。
“今天早上,我知道我身边有过人,我知道是你,但我不知道我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这太让我害怕了。然后我去找你,你当然已经走了,电话也不接信息也不回,我以为你在躲我。一想到你可能再也不会见我我简直要疯了,我必须做点什么,我不能就这样失去你,Merlin.”

Merlin说不出话,他还没有从震惊当中缓过神来。他原本刚刚暖和下来的耳朵又开始泛红,并且有向脸颊扩散的趋势。

“今天这十个小时我想得足够明白了。Merlin,我喜欢你,又或许我已经爱上你了。”

Arthur的表情认真得不像话,他想要从中找出一点开玩笑或是恶作剧的成分,可惜他失败了。

又过了好一会Merlin才恢复了语言功能,他试图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

“Arthur,你总是,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你不断地给我惹麻烦,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很抱歉。”

“现在也一样,你又一次丢给我一个难题。这是第138次。”
Merlin笑了,不知是因为Arthur的那些话还是自己从最开始就有的,莫名其妙的执着。

“但是,我现在想到一个办法可以抵消他们了。”

“什么?”

Merlin忽然走上前在Arthur的震惊中迅速地吻了他一下。他的脸看上去一定红透了。
对方在愣了不到两秒便惊喜地抱住了他,

“意思是你答应了?!”

“嗯…我想可能大概也许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Arthur,我的手上还有咖啡……”

Arthur才管不了那么多,他一把搂住黑发青年的腰并且侧头含住了他的唇,他已经等了太久了。
Merlin只好用一只手把他的咖啡举起来避免洒出,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脖子享受这个吻。

他们就着这个有些别扭的姿势吻作一团,谁都不愿意当先离开的那个。

最后,当他们终于舍得停下的时候,彼此的呼吸都有些乱了。Merlin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他的咖啡,现在他可以用两只手来环住Arthur的脖子。他们抵着对方的额头大笑起来。

“嘿。”Arthur开口,“我带给你的那些麻烦都抵消了吗?”

“你抵消了一个,还有137个。”

“噢不!你这样会让我想给你制造更多麻烦的!”

“反正我习惯了。”



END

感谢我家停电让我写完了最后两千字。

评论(6)
热度(45)
© 不唱歌的贰秀 | Powered by LOFTER